在国际室内设计节之际,我们有幸采访到了潘鸿彬、孙建亚、王胜杰三位设计大师与我们分享关于设计的理念和建议。

室内设计节

记者:今天的主题是设计亚洲,我想知道各位老师对亚洲设计你们是怎么看的?

潘鸿彬:我觉得当下亚洲设计,因为在国际上感受到亚洲,或者认识到亚洲,可能第一个直观应该是日本,因为日本是第一个走出亚洲在国际上被人家看到的。这时候作为我们中国的设计师,或者台湾的设计师,其实我们前两年在思考这件事情怎么样,包括我们为什么从事这样一个设计,有这么一个想法。因为我朋友里面,很多都是国外回来的,有意大利,有英国,有美国留学回来的,他们关系特别的好。所以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说是不是应该自发性的,先试水一下,走出去,所以就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但是我们做室内设计师又不是一个产品设计师,那怎么样才能不是用空间的方法走出去,所以我们后来选择双年展,用创作这样一个空间理念去走一走我们认为的所谓亚洲设计,中国设计去让全世界知道。尤其现在的中国,今年我看到了非常大量的中式,新中式的家具冒出来,我觉得非常棒。因为在以前完全看不到,但是这又出现了一件事情,我觉得同质化太大了,是不是能够有一些更加原创的,可以变化出其他状态的设计。大概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记者:我接着问一下,咱们世博馆有一个新中式的经典展,我不知道您看了没有?

潘鸿彬:看了。

记者:看了这些新中式的家具,您有什么想法,或者里面有没有某一个家具特别吸引您的

潘鸿彬:这样讲有点不太好,但是我是特别比较相对认同沈老师的产品,我觉得它除了遣型比例好以外,我觉得它相对来说细节,质感做得最好的,很多都只是一个表面上的形体。对于中国最传统的那些工艺的细节,比例这些,我觉得那个神还没有到。我不是家具设计行业的,所以也不好意思去评价,只是我感觉大部分形态比较接近,可能还有其他方向的发挥吧

记者;我问一下王老师和潘老师,孙老师我们这边做专访的时候已经聊了很多了,站在设计师的角度中国设计是如何走出世界的这个点在这里,是它的哪一种精神或者哪一种元素让他能走上世界去

孙建亚:你说的往外拓展的这个点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在东南亚,新加坡,然后到马来西亚,泰国的设计,其实都叫东南亚,亚洲的。所以你看亚洲的文化,你到欧洲的话,你看出法国和英国的设计都是有一些差异的。所以如果你问我在中国,作为一个最多人口的国家,市场是最大的国家,自然我们在市场成熟的时候你要往外拓展,把我们的设计拓展到米兰展上面,我觉得这是自然必须要的。作为香港的设计师你问过我个人的感觉,因为香港的体量很小,我们要解决很多空间的问题,这一块我最近有一个感悟,我最近一些项目在深圳这一片区域,都有很多那种住宅的项目,它都是那种两层高的,4米到4米5的,他会要求你把两三个房间里面做一个样板房。所以这个就是香港人的,可能我们习惯的东西。我们以前是想来国内做项目是做大项目的,原来不是的,终于我们有用我们长途的地方,原来这么多密集的城市里面,地产商地价越来越高,所以设计师有一个地方,我们要做风格,要解决空间问题,我们不是专家。我希望中国的设计师,我们怎么解决生活的问题,回归我们本来的,不是说新不新中式,或者我的传承传统的多棒,回归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几乎都是很西洋的,我不会挂我是一个中国还是韩国设计师,我是全球化的。所以我也说到,我们是一家人。

王胜杰:其实我们谈到亚洲设计,或者中国设计,其实这个跟我们追看历史的时候,这个是跟国家的经济有关系的,你看早期是欧洲,到美国,然后今天我们说中国掀起,或者亚洲,这个跟经济情况有关系的,然后整个亚洲在80年代,你说香港还没有回归之前,台湾、新加坡等等这些城市基本上,至少在发起的时候,所以那个城市进化的比较快,很多理念很早到了这种所谓的大城市。从80年代到现在基本上过了三代的发展,今天我觉得中国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但是这个也跟教育方针十有关系,因为从80年代开始,中国的设计教育,我们不说艺术教育,设计教育和艺术其实都是从艺术转型。然后西方的设计教育完全不一样,我是以租赁,工作室的方式来培训思考和思想。所以他训练你的技术含量,那些是属于工程师的一些系统。但是说到这里,不是说设计师不需要这些知识,需要的。其实人脑袋很聪明,但是要左脑吸收这些东西,大家都有这个东西,但是右脑发达,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达到这些的。你的创意都在右脑上面,但是西方的设计教育很多都是开发你的右脑,不是左脑。因为左脑我们从幼稚园到大学,基本上都在训练你的左脑。所以就变成了现在中国也慢慢在感知,因为我也在几个大学,就不说名字了,都有支教。然后我发现,在学院里某个学院,可能大家会尝试把所谓的西方,其实也不是西方,把西方的这一套带进一个东方传统的教学方式来改变。但是慢慢的你看到从这些学院出来的人,他的思维有一些改变。然后今天你说当今在中国做的最好,也不提名字了,都是从外国回来的。那些都是很极端的设计公司或很极端的设计学院,思维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不是种族的问题,不是说亚洲人比欧洲人怎么样,其实设计无国界,这个东西在个人的。然后刚好现在我们很多需要的创意,就是要从0开始。很多人没有具备这样的,如果你左脑很发达,你从0开始是可能,因为没有逻辑性。但是如果右脑发达,基本上你的创意力就很强,你几乎每一样东西都可以从0开始构造成你要的东西。谢谢

咨询热线400-118-8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