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我这边有两个问題,第一个问題,我知道您也做了很多古慎和古文化的规划,但是现在有一个现象,就是游客特别特别的多,整个鎮子的街道成为商品琳琅满的商业街,变化了这种商业街的古鎮,不管你去乌鎮,还是去丽江,还是凤凰,感觉去的是同一个地方,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

2934349b033b5bb5bdb4f7da36d3d539b600bcb7.jpg

阮仪三:首先你们理解这个古镇片面性。因为你们希到的悄况也是片面性,你们看到的都是旅游商铺,那些商业部门的人在喧嚣,把整个古镇很好的风光给掩盖掉了。等于到大商店里去,你只看到柜台里的东西,没有看到柜台外面的东西。没有看到房子的样子。实际上中国的江南水乡,每个水乡都有重要的特色。而且它的特色都是非常鲜明.比如说周庄、水弄堂,一条河两边没有街的,它路在房子的后面。它都是水弄堂。然后乌镇是水柱子,它在水上建的房子。那么你跑到西塘去卷,整个西塘是1.8公里长的廊子围起来的,而且都是不同的廊子。然后跑到同里去,同里是24个岛,72座桥形成的这么一个以桥乡为特点的。实际上每一个古钺,当时刘老师做古镇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的特色,尽情的发挥它们特色。现在你们看到由于商业的单一性的浮华,老百姓曾经跟我吵架,阮教授你说什么地方不允许开店?我说你们店开的太多.宪法上没有规定我们不好开店,其实是我们的法律不完善。所以最近上海拆的也很厉害,都没有立文物法.因此造成了目前这种状况.

后来周庄、同里、乌镇,我们尽量每次都在治理,减少这些商店。我给他们规定一条,72年以前开店的可以开,72年以后开店的不准开,但是说了没有用,因为他们的居民只想到我要嫌钱。当这个旅游规范化以后,你到欧洲去看,欧洲也有很多的小镇,也存很多的商业街,人家没存这样的.我比较得意的,做得比较好的,苏州的平江路,也开了很多的店,但进这个店很重要的一条,要有文化,第二个要有历史,第三个,你要有地方特色。所以你去看老头也有,小孩也有,年轻人也有。那我们就要求保持它原来的历史传统的风貌。不允许你破墙开店,执行的比较好,它就会留下比较好的效果。执行的不好,就弄的乱七八糟。现在中国旅游市场,我是很有意见的,他们掌握的很不好,只知道到处开店,只知道商业的运作。而且认为商业运作好了,政府就可以收税了,他们在暗中鼓励开店。

典型的是风凰古镇,风凰古镇也是我做的规划,我12年前帮他们做的规划,当时做规划的时候,也就希望他能够很好的流传湘西土家族的历史风光。它有很好的沱江,冇很好的吊角楼,有很好的历史故事,有很好的民族风情。但是现在两边店开满了,造了很多假古董。原来袁老师去做规划的时候,一共13栋吊角楼, 现在130栋,不知道还有多少.而且我去调查了,每一栋楼都实领导干部做的,处长、科长、部长。老百姓不敢开的,我说你们全是混帐王八蛋,他们都在笑.沱江的水臭了,因为污水没有地方棑.家家又要装现代的抽水马桶,你水要出去,你要处理,不处理水冲不走就出来了。然后它原来都是河水流过以后一块石头一 块石头的,人在石头上走,大水来了漫过石头就不走路了,水过去再走。但是他不行,耍造桥。那时候规划给我看,我说不能造桥,选桥以后河水要淹的.他说造了不会的,然后就淹给他看了,淹几天几夜,桥都塌掉了.我评价凤凰是商业过分的发展,由于无序的关系,没有尊重自然风光而造成这样子。

记者:阮老师,谈到古慎的话,乌镇我去过,您觉得像乌慎的这种规划的形式和商业的结合,是以后古镇的趋势吗?还是它算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阮仪三:它有它自己的特点,乌镇一开始是我做的,后来发展了西沙部分,是另外一个人做的。这个人很会运作,很重要的他说要很大一笔资金,曾经资金断裂过,也是我想办法弄回来的。他把整个乌镇的政府全部控制起来了,老百姓有自己土生土长的一面,同时也有自私自利的那一面,乌镇整个全部政府控制了, 所有的房产,老百姓迁出去了,然后你要开店,按照我的规矩来。

记者:其实古镇也好只要规划,控制的好就可以了,他不允许造高房嘛。

阮仪三:他有完整的法律规定,这些都明确的规定了,我这个古镇完整的保护好,所有的房子原生原样,你要修,政府可以补貼你,但是你要尊重法律。

记者:跟刚才你说的苏州市一样的,不许造高楼。

阮仪三:对,苏州市躭是这样的,历届市长都是这样的。

记米:在上海朱家角财近边上有一个安陆的酒店,是当时您和秦先生参与修复的一些古建筑,像这种形 式,把这种古楼直接搬到一个奢华酒店当中.您觉得这个方式好吗?

阮仪三:这个是不得已的。

记者:因为如果不保存它就烂掉了,卖掉了。

阮仪三:它是收得来的,人家已经拆了,然后他来问我,我说你要认真的拆,毎个都编号,然后回来再装起来,这个是不得己的办法,这个拆迁性,不叫保护,但足它也是废物利用.

记者:所以您还是比较支持这种的?

阮仪三:这个是在不得己的悄况下,勉强同意的。并且给我出了一些点子。他有一些,在另外一个地 方,现在还没有对外开放,不大会做,你池塘就应该是池塘,戏台应该是戏台,住家应该是住家,大户人家 和小户人家不一样的。过去我们中国都有明确规定的,中国的农村的房子,都分金木水火土的。特别足广东 福建那些房子,这个是土头,这个是木头,这个是水头,这个是跟它房子所处的方位,朝向,主人的生辰八 字有关系的。我们都不懂,乱做。有的住房一看,我们农村的戾子,包括过去的老房子,包括上海城市里面 的,都是老房子,屋脊是根据性质来分的,你住家是住家的,住人就是住人的,老母鸡生蛋,那么就是很安 全,很温馨的,我升官就节节升高,做生意就要蒸蒸日上的,人家一看这个房子就知道是干什么的。现在我 们都不要了,觉得讲风水是为了賺钱。不对的,它是按照地理形势,天文地理来建房子的,过去都很讲究的。刚才说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住宅里面反应非常清楚的。

记者:现在我们说上海的一些石库门在不断的推翻,要造一些高楼嘛,将来的话上海的石库门会以怎样 的一种形式保留下来呢?

阮仪三:我们划了一个保护线,上海现在至少还应该保护1500处,都划出来了,上海己经做了规划了,但是还没有立法,一些话不太好多说,就是老北站地区拆了一大片,那个是保护的,这些开发商或者和地区 政府打擦边球,我去看了,我说说什么擦边球,两个球都出现了。但是他们以为足打擦边球,因为上面的文 件还没有批下来,这些开发商和政府都有问题,眼睛看着上级领导管不管,不管就干了.然后我写了一封倌 给韩正,韩正回了封信给我.

记者:这个您有公布到外面吗?还是就在您的手机里?

阮仪三:他说不让公布,我给你们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