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板划伤、压条翘起、地漏不漏水、下水管道漏水……装修老房子原本是为了获得更舒适的居住环境、提升家庭生活质量,可近日,市民张阿姨却致电反映其于2019年装修了老房子后,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日常生活更加不便了,还历经了近2年的维权之路,却投诉无门。那么,张阿姨家的装修工程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2019年7月  被广告口号吸引,考察9个月敲定装修公司

两年多前,70多岁的张阿姨决定重新装修位于黄浦区的40多平方米旧居。经过9个月的“考察”,张阿姨最后锁定了一家令她满意的装修公司——上海上爻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48快装”)。2019年7月,张阿姨与该公司签订了装修合同。“我在媒体上看到‘48快装’的广告,他们的口号是‘48小时快装’‘翻新不用搬家’‘预算=决算’,这些对于我们老年人来说很有吸引力。”随后,张阿姨通过去门店、四处打听等考察了该公司并最终与其签订了预算为10.6万元的装修合同。

装修伊始,工程队就告诉张阿姨,业主需要搬离旧居,家具也需要搬走,这与该公司广告口号完全相反。但一心希望装修能够顺利进行的张阿姨和老伴还是接受了工程队的要求,不仅搬到了旅馆暂住,还搬掉了80%的家具。谁知,留在旧居中的家具却被随意拉拽,并遭破损。

在随后1个多月的装修过程中,张阿姨又发现了不少问题,“原本承诺的‘全屋墙面翻新’变成了选择性翻新,木地板下未铺设水泥地坪,整个房间的地面不平整,产品品牌与承诺不符,等等。”张阿姨告诉记者,在几次争执与妥协后,他们搬进了装修好的旧居。

original content


2019年12月  偷工减料、质量堪忧,二次维修承诺并没有履行

谁知,真正开始生活才发现,装修后的旧居不仅问题多多,还没有原先方便。刚刚铺设好的木地板出现了印记、劣质地漏导致台盆和淋浴房不能正常使用、马桶与地面接缝处渗水、厨房水池漏水、毛巾架脱落……不仅如此,张阿姨在装修过程中自购了包括门窗、家电、灯具等2.8万余元后,“48快装”并未减免装修款,反而在最后的结算账单中“涨价”了,仅有线电视及网线等就收取了相当于市场价20多倍的费用。

张阿姨向“48快装”相关负责人提出,重新计算装修费用,补偿经济损失,并重新维修未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对方以种种借口为由,一拖再拖。

无奈之下,张阿姨决定替自己维权。2019年10月,张阿姨向消保委投诉,未收到回音。2019年11月,张阿姨又辗转联系到上海装潢网投诉,随后,上海装潢网将张阿姨的案例发布到网上。2019年12月,虹口区消保委出面调解,但“48快装”未接受。

在经历了多次投诉维权后,张阿姨未能实现自己的诉求,不过,由于投诉案例出现在了网络媒体,“48快装”终于露面了。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拿着2.1万元赔付款让张阿姨签下了一份“免责协议书”。该协议约定,“48快装”给付赔偿款后,张阿姨将不再追究该公司任何责任,“并在一周内撤回所有相关部门的投诉请求”。不过,负责人也表示,房屋未尽之处还将帮张阿姨维修好,张阿姨也可以随时向负责人提出要求。

不过,“免责协议书”签好后,遭遇新冠疫情,“48快装”相关负责人一直以“疫情期间,装修工人没来上海,不能维修”为由一再推脱,导致张阿姨的旧居至今未能完成维修工作 。


2021年3月  维权之路走得艰难,多次多个机构部门投诉未果

由于“48快装”未履行约定,张阿姨只得再次走上维权之路。2021年3月,张阿姨向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被告知应拨打市民热线12345进行投诉。3月底,张阿姨通过市民热线12345联系到住建委,住建委相关工作人员又告知张阿姨,应联系上海市装饰装修行业协会进行投诉。但当张阿姨辗转联系到该协会时,却得到“不是会员单位,不能协助协调”的回复。最终,张阿姨只得再次找到上海装潢网,希望该网站能继续帮忙曝光“48快装”。

对此,记者联系了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装修纠纷属于工程质量问题,不属于产品质量问题,因此,不予受理。上海市装饰装修行业协会负责人则告诉记者,他们只负责会员单位投诉的协助协调,非会员单位需要走其他渠道。

随后,记者设法联系了上海上爻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48快装”)法人张连军,张连军不否认装修中存在质量问题,但同时表示,给予张阿姨2.1万元的赔偿款已包含了所有问题赔偿。“协议里都是写好的,不能否认吧!”当记者询问后续的维修事宜,张连军告诉记者,由于张阿姨多次向不同部门投诉,致使他们的生意受到一定影响,“后续维修要看她能不能先撤回投诉了。”

记者在上海装潢网站上看到 ,“48快装”投诉的案例有6条之多,其他装修投诉的案例共计近 5000条,其中大多数是老年人,更不乏高龄、残障老人。上海装潢网相关人员曾表示,不少老人投诉无门,遇到装修纠纷和陷阱只能“认倒霉”。

如今,张阿姨只得重新收集和整理更全面的材料,准备继续投诉维权。“相比那些出门都不方便的老年人,我的情况算好的。我投诉不仅为自己,还希望能为更多遇到装修陷阱的老年人讨个说法。”张阿姨说道。

(上海老年报记者-彭玥)